巴西卡車司機的怒吼 油價大漲全國罷工 重創巴西經濟

巴西卡車司機不滿燃料價格2年內大漲50%,於5月21日起串連發動全國大罷工。總統特梅爾(Michel Temer)被迫讓步調降油價之後,歷經11天的大罷工終於結束。整個抗爭除了重創巴西經濟,特梅爾個人威信受損,其經濟開放政策亦備受外界質疑,連帶衝擊巴西10月大選的選情。雖然特梅爾在5月27日宣布包括調降柴油價格等多項措施,但大罷工行動仍遲至31日才告結束。這次大罷工已癱瘓巴西經濟並動搖特梅爾政府的根基。

巴西60%貨品依賴卡車運送,大罷工令許多行業無法營運,波及層面極為廣泛。例如,巴西大部分地區的家禽業者因為無法取得飼料,而被迫提前宰殺6,400萬隻家禽。巴西動物蛋白質協會(ABPA)指出,大罷工期間,全國10億隻雞和2,000萬頭豬隻因為缺乏飼料而死亡或生長受嚴重影響。這些家禽和牲畜很多是以出口為主,因此大罷工不但影響國內市場,也衝擊巴西出口,ABPA估計整個產業因此損失約3.5億美元。加上巴西是商品出口大國,除了肉類,從黃豆到糖等出口也大受影響。由於大部分卡車為司機自己擁有,並不屬於任何公司行號,政府想干預罷工也沒有施力點。

特梅爾為因應大罷工而出動軍隊,確保機場和警力等必要的公共服務能得到所需要的汽油以維持運作,但只能維持最基本的社會運作。在經濟大受影響而運將無意讓步下,特梅爾無奈同意每公升柴油價調降0.46里爾(約0.12美元),降價幅度相當於12%,以減輕運將的負擔。國營的巴西石油公司(Petrobras)執行長巴倫特(Pedro Parente)也被迫宣布辭職。因為他當初力主以自由市場機制來取消燃料費補貼,成為卡車司機們的眼中釘。


巴西卡車司機的怒吼,這次由卡車司機發起的反抗是巴西版抗稅暴動的雛型。(圖╱美聯社)
 
巴西石油公司去年6月採取浮動機制,依據國際油價每天變動來調整燃料價格。在低油價時,卡車運輸業並沒有感受到重大壓力。但今年來油價大漲,同時美國持續升息令里爾兌美元匯率自去年6月來重貶12%。浮動機制加上匯率因素,令運將負擔大增而激發他們的怒火。他們透過Whatapps群組等社群媒體組織起來,並激烈反對政府的貪污,甚至號召軍方「干預」或發動政變來推翻特梅爾所領導的政府。

身為巴西10月總統大選候選人史爾瓦(Marina Silva)擔任顧問的經濟學家吉安納堤(Eduardo Giannetti)認為,這次的大罷工是抗稅暴動的雛型。而這就像美國當初的獨立革命,人民不再接受英國政府對他們課稅的合法性而展開抗爭。
 
由於罷工的衝擊不斷擴散至各個層面,特梅爾只好推出調降柴油價格等手段來止血。儘管大罷工告一段落,但這些手段和奉行市場機制的巴西石油公司執行長巴倫特下台,讓外界對特梅爾的自由化經濟政策和執政能力失去信任,威信更蕩然無存。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