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開車,那人要做什麼? 名家專欄

看到雜誌封面照片,是一隻狗兒在開車,覺得很有趣,它的意象十分清晰,在不遠的未來,因為自動化駕駛,連狗兒都可開車上路。

自動駕駛(Self-Driving)與無人駕駛(Driverless)車輛不太相同。自動駕駛車輛提供自動駕駛和手動駕駛兩種選擇予人們,無論哪一種方式,它仍然保有方向盤及駕駛操作,但是無人駕駛車輛不僅沒有駕駛人,更沒有方向盤。這樣的區別很重要,因為後者服務的主體,可以是人或貨物,而前者的主體則仍以人類為主。

作為一篇文章的標題,它無疑地是很吸睛的,但它也恰恰點出一個自動駕駛未來如要普及所必須深入思考的議題。因為,狗兒坐在自駕車上,我們並不需要擔心它如何打發時間,但人類卻不同。當車子已不再只是傳統的移動交通工具,而變成「移動智慧載具」時,對於人們到底有何意義。

《經濟學人》指出,自駕車將戲劇化地降低交通意外死亡人數、減少你在車陣中枯坐的時間,以及所需的停車空間。如此一來,包括保險、媒體、廣告、零售、房地產業都將因此大地震!無論是自駕車或無人車,全球仍在基礎建設成熟度、技術精確度、監管法規配合度、社會大眾接受度等四大環節致力全面整合中,很確定的是,它已不再是那麼遙遠的未來。安全性當然是自駕車產業是否能成立的首要解決問題,但除此之外,車內的情境如何轉變,便是第二大重要面向。由 於自駕情境所憑空衍生出空閒的雙手及頭腦,可以特別做些什麼呢?

自動駕駛車輛提供自動駕駛和手動駕駛兩種選擇予人們,無論哪一種方式,它仍然保有方向盤及駕駛操作,但是無人駕駛車輛不僅沒有駕駛人,更沒有方向盤。這樣的區別很重要,因為後者服務的主體,可以是人或貨物,而前者的主體則仍以人類為主。

這其中,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在於數位訊息(內容)會如何變異、變型?如何由單向而變成雙向?不要忘了,上述任何產業的變動都是透過訊息與車中的人們溝通,而當人們接收訊息之後,產生了行為的改變,也才可能造成產業的改變。也不要忘了,除了固定、行動、可攜三種人們與數位載體的互動情境之外,「活躍在載體中」可是一種人類前所未有的經驗,它與車主在車上聽聽收音機與CD,有著本質上的不同。

我常常自問,受眾為何要接受訊息?其實不外乎以下幾種目的,資訊的、娛樂的、知識的。當然,目的可以是單一性的,亦可以是複合的,如娛樂加知識性,或是資訊加知識性等。只不過,前提必須是受眾透過訊息所感受之娛樂性、資訊性、知識性是否真正到位。特別是 在這個車聯網與AI匯流的今日。

舉例,在開車時,我常在想,躲在機器裡面的那個頭腦(AI),到底在想些什麼?

我喜歡的音樂,都歷久彌新,百聽不厭,橫跨50個年頭以上,從我未出生前,到最新出品的歌曲,我抓到它們的數位檔,放在隨身碟裡,邊開車邊聽,是上下班時不錯的一種享受。1個月後,我開始對其產生一種麻痺感,不是因為音樂的本身,而是它的播放順序。雖然擁有最愛的音樂,卻失去了像是收音機在適合的情緒下突然播出某首歌曲的那種靈光乍現般的感動。你幾乎都可預期下一首歌會是什麼。
 
好在音樂播放器裡都有一個「隨機播出」的選項,打亂了播放的順序,至少在100首歌曲裡,順序是隨機的。但,it’s too good tobe true, always。經過一小段時間,我發現我的機器在欺騙我,因為,100首歌裡,只隨機播放15~20首左右。它到底在想什麼?隨機的邏輯是什麼?隨什麼機?我太好奇了。

如何能夠真正的隨機播放,播放的又是你最愛的歌曲,而且,又在最適合你心情的時機點?如果,未來我的自駕車能提供這樣的服務,就「自動音樂」而言,我覺得那才叫真正的到位。自駕車又有些像是坐飛機一樣的情境。飛機是標準的自駕,特別是動輒數小時以上的飛行,手與腦便留下大量的時間餘裕。除了睡眠,我最常做的便是看幾部最新的電影,看一些國際新聞,甚至一些飛行相關資訊,又或者是購買商品,想想,它們的分類方式也約略與上述相同。

當然,飛行國外與境內開車,情境有許多不同之處,業者可提供的服務、資訊、娛樂,甚至商品,都會有不同的設定才對,情境分析專家應盡快深入研究才是。(作者為科技媒體專欄作家)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