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跨界造車的資本生死劫

通用汽車前副董事長Bob Lutz最近向CNBC表示,Tesla首席執行官 Ellon· Musk是個好人,但他不會管理汽車公司。他還說Tesla永遠不可能在Model 3上賺錢,因為成本太高,光想想組裝廠有著9000名 員工,每年卻生產不到15萬輛汽車,就知道這是一家正走向墳墓的汽 車公司。這番言論發表的同時,對Tesla的刑事調查已經展開,並且新的競爭對手——Audi新款電動汽車即將進入市場。

無獨有偶,最新一期《經濟學人》也用最新的蝙蝠俠遊戲名稱「The enemy within內部敵人」狠狠戲虐了Tesla一把,並認為監管的趨嚴、法律的訴訟及越來越激烈的競爭將會由內而外拖垮Tesla。 就我所知,2017年僅新能源汽車領域發生的投資事件在大陸就有6 3起,涉及總金額達 430.18億(人民幣,下同),平均單筆融資額達6.83億元。原本趨於凋敝的大陸汽車業,因為來自跨界造車新勢力的衝擊呈現出了繁榮景象。

新興的造車企業中甚至有像蔚來汽車、威馬汽車等輕輕鬆鬆拿到了數十億美元的大額融資。在2017年5月的第9屆中國汽車藍皮書論壇上,蔚來汽車董事長李斌和北汽董事長徐和誼進行了一場有意思的對話。面對新興車企的勢頭,徐和誼說他不服,他認為跨界造車怎麼可以連車都還沒造出來,就被捧上了天?另外,最近吉利汽車李書福也公開批評跨界造車者忽悠老百姓,但有趣的是20年前傳統造車者們也曾這麼嘲諷李書福瞎搞,沒想到今天二十年河東二十年河西,但不管你服還是不服,布局新能源汽車領域已經隱然成為了大陸新車企和傳統車企競爭的方式。

這一波造車新勢力,到底一共有多少家?比較知名的,除了蔚來汽車、威馬汽車,還有云度新能源、車和家、小鵬汽車、奇點汽車、陸地方舟、國能新能源等20多家,此外還有如銀隆、綠馳、帝特律、風翔、杉杉等40多家,有人告訴我累積總數早已超過300家。


圖為大陸蔚來汽車推出的首款電動汽車es8在德國柏林亮相的畫面。(中新社)

當然,傳統車企也動作頻頻,大眾汽車為研發新能源汽車,將與中國合作伙伴聯手,到2025年之前,在中國投資100億歐元;上汽與寧德時代聯手以超百億元人民幣規模大手筆投入新能源汽車電池領域,將建設電池系統生產基地;廣汽設立全資子公司廣汽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投資總額6億元,並與蔚來合作計畫投資12.8億元成立新能源汽車公司;北汽產投發起設立百億元級新能源汽車投資基金,未來將撬動千億元規模的社會資本參與推動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奇瑞計畫投資30億元在河北石家莊建立新能源汽車生產基地,一時之間,不管 是新車企還是傳統車企,都紛紛加大新能源汽車領域投入力度,大陸汽車行業貌似正在迎來新的變革。

不過,跨界肯定風險處處,尤其在資本市場感受最為深刻,就拿蔚 來汽車的試圖對標Tesla最能說明一切,在蔚來上市的前夕,因為空頭的煩惱,Musk曾經上演了一場「Tesla退市」的鬧劇,而蔚來上市後,同樣無法避免做空者的追擊,它們兩家除了最大的共同點燒錢之外,讓投資者最擔心的就是它們的盈利能力。我常常說資本市場的表 現是對企業未來的憧憬,製造業一定要有一條盈利的路徑。如果短期 內不能盈利,那麼至少要有一條中期能夠實現盈利的路線圖。資本的耐心是有限的,因此必須證明自己是高速成長,或者虧損收窄,才能給投資人信心。

進入資本市場只是解決一個融資平台的問題,當然如果能夠不上市 就解決這個問題更好。而且上市是一把雙刃劍,如果將來不能及時交付,不能達成承諾的目標,市場的要求只會更嚴苛。上市公司必須公開財務和經營狀況,對造車新勢力而言,將帶來更大的壓力。為了獲取投資人的信心,新勢力們也需要定下一些難度不小的目標,並盡全力實現這些計畫。要知道空頭最見獵心喜那些不能兌現承諾的公司,他們會分析對方的每一個承諾,然後從行業、上下游產業鏈、管理團隊、資金、燒錢速度、投入產出等多個方面,用專業的分析 、詳細的數據,先唱空,然後再狠狠做空一個目標公司。

現實世界中,Tesla的燒錢、虧損、產能不足,蔚來也正在經歷。不過,蔚來的創辦人李斌表示,蔚來和Tesla不是一個時代的公司,蔚來不是簡單地做中國的Tesla,而是做世界的蔚來,我想他的話只有他自己相信,眾所周知,蔚來不僅要面臨來自其他新勢力造車企業的挑戰,傳統汽車廠商的大象轉身也讓未來充滿變數。看看排名第二的小鵬汽車最近在正式宣布啟動22億元人民幣的B輪融資後,董事長何小鵬悻悻然的表示,新造車公司到2020年將只剩兩三家,從這話就可以窺見他們內心的恐懼。

我個人認為造車新勢力已經到了產品落地前的最後一公里競爭,融資規模和能力正在成為一眾創業者們能否繼續造車夢的關鍵。另外,政府補貼也被看做是企業扎堆造車的原因之一,但如果沒有了政府的電動車補貼又會怎樣?最重要的是大陸充電基礎設施仍然是發展的短板、政策體系也仍需要完善、核心技術還需要進一步突破、市場流通服務體系甚至還有待健全。

風口過後,到底大陸跨界造車還剩下誰?突然,在我腦海裡浮現了汽車行業百年來最重要的名詞:「造車底蘊」。除了造車底蘊之外,大陸汽車發展的二十年歷史中還有大量數據證明:「第一次造車必敗,第一款產品必死」。人說春江水暖鴨先知,如果你問我大陸跨界造車下場會如何?我建議你不妨張開大眼先看看資本市場上跨界造車正 如何被空頭鋼針蹂躪,答案其實早就在你心裡了。大陸資本爭相搶進汽車製造領域,跨界競逐造車夢。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0)
Top